学新知

感受知识的力量

浅析宋朝词人辛弃疾的《减字木兰花·盈盈泪眼》

  辛弃疾《减字木兰花·盈盈泪眼》。下面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。

  “盈盈泪眼。往日青楼天样远。秋月春花。输与寻常姊妹家。

  水村山驿。日暮行云无气力。锦字偷裁。立尽西风雁不来。”宋朝 辛弃疾《减字木兰花·盈盈泪眼》

image.png

  说起辛弃疾的词,那真是无愧词中之龙的美誉。”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,孙仲谋处。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“多少人看到此词,振奋慷慨。

  每提起宋词,美则美,也让人气闷,轻歌别调,柔婉忧伤,固然不代表宋朝的整体面貌,但从宋词里看宋朝,也觉得无复盛唐之气,固然是时代高度发展繁荣的产物,但总觉得整体靡靡。

  辛弃疾则是如同狂龙惊世的存在,在一片低迷的宋词中,他的作品豪迈慷慨,箫心剑气,有着令人侧目的英雄情怀,有时候让人想,多几个辛弃疾,或者南宋不至于这么的窝囊,一败涂地吧!

  这位出生在已经沦金国土地的北宋臣民的后代,从小就知道脚下的土地是泱泱中华,而不愿意做金国顺民,从小就知道这土地属于汉族,复我中华。以二十一岁少年之勇,参加起义,二十二岁,侠客带刀,以五十人闯几万的敌营,劫回叛徒,这足以让金宋两国都为之震撼。他这一战,中国军事史上留下灿烂辉煌的一笔,他是当之无愧有勇有谋的少年将军。

  只是回归南宋以后,这位横空出世矫健小龙,被南宋当朝雪藏。辛弃疾本人是抱着为国而战,收复失地的愿望而来,但现实比他想的残酷。

  一,他是不可多得甚至不世出的人物,他是英雄,比项羽更有号召力。

  二,他是南宋的“归正人”,也就是说,他不是南宋朝廷的嫡系部队和将领。

  三,他的存在让金国震惊,更让南宋不安。因为在某个时段,南宋的国策是妥协和平,而不是要回被侵略的地方。南宋能不能打呢?从整体国力上来讲,人口经济都比金国多和富庶,但之所以打不下去,是因为南宋的官僚体制代表了南宋贵族和地主阶层的利益,不代表全民的,无法有效动员全民力量抵抗金国。而金国的贵族正是仗着军事优势,长驱直入,征服划分宋朝国土。

  这个国家是辛弃疾的国,但国家的政权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。辛弃疾的存在,另类而惊奇,他代表了人民的心声。而南宋统治阶层,一怕金国,二怕辛弃疾一样的人民。

  四,安抚,控制辛弃疾成为南宋重要的任务。是龙就得管起来。所以辛弃疾自从25岁回到了宋朝,等待他的不是提刀上阵,为国守边,而是打太极一样哄着约束他,派他去江西湖南湖北,担任转运使,安抚史之类的地方官职,相当于军队不让你染指,去地方做安保头子,整治当地土匪,维持治安,而且怕你纠结势力,经常给调动。这一做就是20年。

  所以从辛弃疾的生平,我们也可以大致了解,这个将军如果写诗词,会是哪一种,绝对不是风花雪月。但让人佩服的是,以文人著称的宋朝无法否认这武将军的诗词,因为他不带刀,文字的专业感让文人汗颜。一代将军被公认为文学大家,文豪,词中之龙。这对于辛弃疾来讲,不过是百无聊赖的出口,类似玩票玩成名角,炒股炒成股东。

  辛弃疾很少做柔情诗,做女子诗。他不屑,那些风花雪月,柔软歌舞,除了见证南宋的靡靡,还能够找出哪些意义。但是这样的英雄,也有片刻的柔肠,他是对谁,是为什么?

  公元1180年,40岁的辛弃疾又接到了调任的通知,在他二十五岁之后的生命里,这是工作的常态,无非是把他又调到另一个地方做治安官。反正南宋大得很,等他依次转完,生命也就过去了,有时候他想得开,但有时候却想不开。北边年年不平静,金宋的对峙长达几十年,但明显宋朝一心求自保,这哪里有王朝气象。他忽然累了这种在官场的等待和守候。他希望有一天皇帝记起他,所以工作虽然艰苦且到处颠沛,他都坚持着,这样已经十五年了。他忽然感到悲凉和迷惘。他自己和国家这样耗着,什么时候是个头?

  “长沙道中,壁上有妇人题字,若有恨者,用其意以为赋。”

  他应该接到去湖南调任命令,他人到中年,心情低落,一路上走走停停。到了长沙后,他住在驿站。古代的驿站很有意思,是官方的邮路和旅馆,来往人数车马众多,大约也不像现在的酒店,白墙华丽,让人不敢有玷污。辛弃疾住的是官方驿站,相对整洁,但是木头做的柱子上,墙板上常会有题诗。这种题诗的做法在唐朝也有,比如白居易外放做官,在每个驿站的墙壁上都会找好友同是官员的元稹的题诗。这个文化现象,我以后细谈。

  辛弃疾这次,心里不急,简直是倦怠,他也有闲心去驿站的墙壁上看诗,肯定边看边骂。因为官方驿站的题诗多半是官员留下的,辛弃疾眼光高,那些如同离情别绪打动不了他。

  但是他发现了一首女子的诗。写的是什么,辛弃疾没有说,但肯定这女子是官宦人家的女性,词里泪眼凄清,想必是生活有重大的变故,她在此间逗留,等待一个故人作道别,而对方没有来。很可能这个女子因为丈夫迁谪,而跟随去颠沛路途。第二个,这女子词真意切,真真打动了辛弃疾。中年的辛弃疾看了很久。

image.png

  他忽然自己也有莫名的悲辛感。热闹的永远是驿站,铁打的驿站流水的人,孤独的是每一个路上的人,是她也是他。

  “盈盈泪眼,往日青楼天样远。”

  他一瞬忽然变作了她,往日平静的日子又要打破了,路途颠沛,若是有美好的未来,倒是叫人好领受,但若是未知呢?宦海浮沉,不单是男人的,还有家庭。古代的官员经常调动,连累家人的生活都不稳定。有很多官员和家属死在了任上或在道路上。

  ”秋月春花,输与寻常姊妹家。“

  那春花秋月的闲适和稳定,官员的家眷,或者一切不得不在路上奔波的男性女性,都是一样的。这个女子很可能是官员的家眷,否则也没有如此好的诗词和文字,留在壁上,可以让辛弃疾为之泪目的,不会是普通女子。

  “水驿山村,日暮行云无气力。”

  虽然是在长沙,驿站极有可能是在长沙郊外。日暮黄昏,这女子在路上,是被迫离开稳定的家园,仓促而忧伤。

  “锦字偷裁,立尽西风雁不来。”

  我在这里写信,但是山长路远,邮寄困难,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,也许你知道,但为什么,我等了这么久,没有看到你?

  这句话有在词中有两个含义,女子仓促在驿站里,凄凉无助,一,她可能是官员的妻子,独自上路,而驿站没有等到接她的丈夫,她被困在这里;第二,她是身世漂泊的女子,在这里等她的情郎;第三,她是对未来毫无方向的弱女子,没有人知道她的困境,没有人解救她。

  因为这位女子的原词不可得,但辛弃疾的这首词里,却有深深的同情与酸楚。

  但任何作品都是诗人自我的投射。至少辛弃疾孤单在长沙道上。他不能不对过往的15年,做回顾。他的为国报效的愿望早已经落空,而他自己不断被放到外地,过得是颠沛的生活,从来没有什么春月秋花的稳定。他一直希望朝廷没有忘记他,但是得来的是刻意的漠视和忽视。他以一人之力,匹马归宋,所依赖的相信南宋一定会收复国土的信心,但十五年来,朝廷无人,他的声音被屏蔽,他日复一日的等待被启用的好消息,但是等来等去,十五年过去,立尽西风雁不来。

  这个女子的绝望,如何不是辛弃疾自己的。女子因为感情在坚守郁闷,辛弃疾为了信念也坚持着,只是时间太漫长,他已经感到累了。

  辛弃疾很少做这样的诗词,这同情共情里是英雄柔肠,付给了没有一面之交的词中女子,谁说他只会写豪放词?这首词的深不可测在于,一,辛弃疾居然可以写如此凄婉的女儿词,却不低俗,情景交融,格调高美,二,辛弃疾不是武夫,他比很多人都清醒,他知道自己的命运,却无奈自己的命运。立尽西风雁不来,这句话已经够深了,寓意当朝。

image.png

  也许是那个女子的悲哀命运触动了他,41岁的辛弃疾,不再对官场抱有期望,他在江西营造了园林式的庄园,安置家人秋月春花的生活,不再跟随他仕途颠沛。自己与国无望,但是希望对家庭有个交代。他不想自己的眷属,过着那种颠沛的无望的妻子。这是辛弃疾的儿女柔情。

  但是在64岁的时候,一旦国家有战事,辛弃疾立马精神为之一振。只是他暮年疾病缠身,一把宝刀出鞘太晚,未战先卒。死前大呼“杀贼!”,享年68岁。

  辛弃疾是爱国的一生,难得的他的人和诗词都可圈可点,代表了中国人特有的刚毅不屈,但谁又说这样的人没有儿女柔情?他代表了英雄了广度和深度,有英雄气,有儿女心,横刀立马,铁血柔情同在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